商洛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 第八十五章 大秦帝国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3:23 编辑:笔名

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 第八十五章 大秦帝国

在残月谷度过了一个月时间,终于将药引准备好了。晓寒给瑶公主送了一封信,信中内容,让她到秦国一间稍有名气的客栈等候晓寒和无忧前去,一是为了给她除去病根,二是为了尽快助她完成她的心愿。

“这个瑶公主究竟为了何事要前去秦国?”

晓寒摇了摇头,说道:“具体我不清楚,大约是国恨家仇罢了。”

“嬴政大一统已是板上钉钉之事,任何妄想毁灭这一大业的人都会被处决的吧,东君阁下怎么会任由自己最好的朋友为此送命呢?”

“送命?我觉得有我在,她送不了命的。”

晓寒带着无忧终于走出了残月谷的这片深渊,一路奔驰前往秦国。

到达那座客栈之时,晓寒的眼神就定在了它对面那间已关闭八年的药铺上。

“东君阁下……”无忧顺着晓寒的眼神朝着药铺看去。

“这就是伯伯的药铺,”晓寒收了眼神,“我们进去吧。”

瑶公主就在其中,脱下了儒家弟子的服饰,一身紫sè长裙,衬托她高贵的气质,她身旁,还坐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那人着一身翠绿sè长袍。晓寒一眼就看出这是谁了。

“子房啊,你怎么也来了?”

“看热闹不嫌人多,正逢国家大事,子房岂能不来?”

“好一个看热闹不嫌人多。在下无忧,见过张先生了。”无忧此时倒是显得很潇洒,将折扇立在手中,朝着张良作揖。

“忘了介绍,这位无忧就是为我提供白芷的公子。”

张良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也回了个礼。

“子瑶谢过这位公子了。”瑶公主给无忧道了谢。

“这位姑娘……”晓寒忽闻身后有人说话,转过身来看到一个老人,脸上带着微笑,对她说道,“老朽看中姑娘身背的这一口剑,是一把上好的剑,虽稍稍逊于姑娘手中之剑,但不该被弃之一旁,而失去了它原本的价值。”

“这位老伯好眼力

,小女子已是多日未用这把剑了,看老伯也是个爱剑之人,不知老伯能否将其交给一个适合它的人呢?”

那位老伯摸了摸胡子,点了点头:“老朽愿意帮姑娘寻找这人。”

“好。”晓寒将背上的赤霄剑取下,将其递给了老者,“老伯,这把剑还有一雌剑为伴,虽现已成一把残剑,但小女子依旧在寻接合之法,等伯伯找到了适剑之人,若是雌雄之剑有缘,小女子定将雌剑奉上。”

“姑娘真是有心之人,雌雄之剑最终定会团圆的。”

“那谢谢老伯了。”

老伯背着剑离开了客栈,无忧开了口。

“你真相信这位老伯?”

“他即使骗我,那把致灵之剑也会找到他真正的主人的,更何况,他本就是个铸剑师,我若不将剑给他,会如他所说委屈了这把剑,也委屈了一个人啊。”

“铸剑师……师嫂果然观察得细致入微啊。”张良眼中满是笑意。“好了,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子瑶的事情吧。”

晓寒知道张良又在开她的玩笑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咸阳宫中已然布置好了,就待嬴政登基之时。五日前,祭祖,他只带了盖聂前行。

祖坛,青烟袅袅,嬴政漫步行上台阶,跪拜于祖坛中心,朝祖坟,叩首三次,仍未起身。侧身处的盖聂也如他一般尊敬地跪着,抬眼看着那些雄伟的青冢。

“列祖列尊,秦国的宏伟大业将要完成。请祖先们,赐大秦霸业与世长存,赐皇室子孙精于政事,赐边关和平稳定,赐百姓安居乐业。”

再,三叩首。随后起身。

“盖聂,你知道朕为何带你而来?”

“臣不知。”

“盖卿,不知你是否还记得你的爹爹?”

“爹爹被征入伍,就再也没回来。”

盖聂眼神之中有细微的忧伤,嬴政看到后,竟也有了一丝怜悯。

“你爹爹曾是寡人身边的近身侍卫,也是出自鬼谷,后来与你师傅一战,死后,被葬在鬼谷云梦山后。”嬴政将这一切说出,盖聂平静的神sè终于起了涟漪。

“这一切你都不知道,看来你爹爹与你师傅对你的身世的事情想一直隐瞒下去。”

“……”盖聂无言,却被冷风吹得冷颤一下。

“拥有复杂身世的不只是你,就看你如何对待这一段恩仇了。”

“在下明白。”

“当年你爹爹与寡人是挚交,你三日之内将你爹爹移回这里,这才是他应该在的地方。”

盖聂看着嬴政眼中思念故人的神情,心中默念道,这件事定会办到。

但这是在下为秦王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盖聂回到萧瑟的鬼谷之中,在山后上了三炷香,香气萦绕在鬼谷之中,他叩首三次,将父亲掘出,带着尸骨,离开了鬼谷。

他前脚刚走,晓寒与众人后脚便到了鬼谷之中,晓寒闻到这一丝香味,找到源头,看到一个深坑,便知道盖聂已来过这里。

“你们说一个人的杀父之仇,会恨到什么程度呢?”

“师嫂曾经也经历过,想必比我们更清楚吧。”

“嗯,是啊。”

公元前二二一年,秦王嬴政一统天下,建立秦朝,自封始皇帝。中国的版图第一次变得完整,但依旧内忧外患,秦始皇肩上披上的不只龙袍,却更是。

沐浴,更衣,上香,身披龙袍,头戴冕冠,将其扶正,流苏散在眼前。

“恭喜陛下,您大一统的这一日终于是到了。”

李斯看着站前镜前的嬴政,满心欢喜地说。

“李斯,盖聂呢?他怎么没来?”

“陛下,盖大人他……”李斯在犹豫要不要在这样的日子说出这样的事情。

“他叛逃了?”嬴政侧脸,皱眉,回眼看着李斯。

李斯双手作揖,微微躬身。

“盖大人不在房中,想必是的。”

嬴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问:“李斯,朕不想今日有人扫了朕的兴致,这件事,你去办吧。”

“是,陛下。”

李斯离开,嬴政微微蹙眉,但片刻之后,便恢复平静。

“区区一个盖聂,他又能做出什么事情呢?”

大业在前,嬴政不再多想,走出咸阳宫,朝着万千臣民而去。

谁知道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好不好
广州建国医院咨询
有人在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治好吗
广州建国医院网络咨询
到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坐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