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集装箱里的柜族生活空调房每晚人均仅11元

发布时间:2019-10-13 04:31:29 编辑:笔名

集装箱里的“柜族”生活 空调房每晚人均仅1

.1元

一个三口之家蜗居在集装箱内,丈夫在工地上干活,只剩母女俩在家。【东方IC专供中国广播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近日,探访武汉三镇多个工地后发现,3米宽、6米长的集装箱渐成工地宿舍新选。蜗居在内的多为农民工,有的拖家带口,有的多人合住一间,对于集装箱内的“柜族”生活,工人们可谓爱恨交加:爱它“低价方便”,恨它“闷热无隐私”。

集装箱蜗居

有的住三口之家

有的当十人集体宿舍

1个多月前,23岁的胡小玲带着一岁半的儿子,随老公来到了武昌中北路上的一处工地。

胡小玲和老公陈嘉都是十堰人,儿子出生后,她辞掉工作在老家专心带孩子。儿子逐渐长大,丈夫和她合计,把娘俩接到武汉工地,一家三口团聚。随着丈夫辗转于各个工地

,胡小玲也毫无怨言

,“一家人在一起苦点也高兴”。包工头为了照顾他们,专门给他们租了一个集装箱,一家三口在武汉也有了自己的“家”。

陈嘉白天在工地上做工,胡小玲就在“家”里照顾小孩。说是“家”,其实也没有啥布置:两张椅子,一个上下铺,两张木桌上摆放着衣物、行李和一些生活用品,床头小柜子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集装箱内,蓝色的隔板隔出了一个小独间

,里面还放着一张空荡荡的上下铺。胡小玲说,工友们有家属来探望,住在集体的集装箱里不太方便,就会在这里小住。胡小玲说,集装箱外,是机器嘈杂、路面坑洼的工地,孩子想出去玩都不方便,“基本上成天就呆在集装箱里面了,等孩子要上幼儿园了,我就带他回老家。”

在武珞路的一处工地上,10余个集装箱散落在工地的边缘。打桩工陈天一介绍,他已经从随州老家出来打工13年。如今31岁的他,儿子6岁,刚上一年级,由妻子在老家带着

,“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家半个月。”

这个工地上,一个集装箱内最多住了10个人。“你别看这有空调,夏天的时候,根本不顶用,整个集装箱就跟火炉一样。”陈天一说,“中午想休息是不可能的,只有到了晚上,累到不行的时候,才可以勉强睡着。”

“柜族”心态

有人觉得实惠很适应

有人刚入住时半夜垂泪

28岁的刘龙,是河南周口人,在工地当钢筋工已有3年。汉口火车站改建、地铁2号线洪山广场站等的施工现场,都有他辛勤工作的身影。今年7月,跟随曾经合作过的包工头,刘龙来到了硚口区武胜路西街的一处工地。

尽管工作时间不到3个月,刘龙已经搬过了3次家。刚到工地来时,刘龙和工友在附近的一处民房,以日租形式租房子住。一星期后,才搬进了工头统一安排的集装箱内。“头一个星期,不通电不通水,比较难忍。”刘龙说,熬过前几天,随着电器和水接进集装箱,住宿环境会稍有改善

。和其他7个工友同住在一个集装箱里,刘龙说,他已经适应了这个环境,工地毕竟不比自己家,“这样实惠,该有的也都有,没什么不适应的。”

同是住在工地上的集装箱,与乐天的刘龙相比,来自湖北安陆18岁的何磊则显然有些不适应。集装箱里人多味道大、隔音差难以入睡,第一次在汉阳火车站附近一处工地做工的何磊,对住“柜族”生活有点抗拒。由于手头不宽裕,对这座城市也不熟悉。一天2块钱不到的集装箱,成为了这个刚从家出来打拼青年的最好选择。“刚住进来的时候,我甚至会在半夜里偷偷地哭”,何磊说,前半个月,他基本没怎么睡好觉

。后来,因自己每天在工地干的事越来越多,晚上也就越来越困,对住宿要求也降低了。但每次回集装箱,何磊都会暗下决心:有钱了一定搬出去。

原标题:集装箱里的“柜族”生活空调房每晚人均仅1.1元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李江雪

小程序开发免费电商
免费商城系统
如何有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