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棺山夜行 第26章-杀不死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4:37 编辑:笔名

棺山夜行 第26章:杀不死

那两个藏族人手里紧握弯刀,朝着我这里走过来,我这心脏是扑通扑通的开始乱跳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xiǎo偷刚把手伸到别人的兜里,还没把兜里的东西偷出来,就怕被抓住一样,这种怕意和平时遇到粽子的恐惧不同。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对人产生如此的恐惧,我不知道被他们找到会怎么样,但我看得出来这些人绝不是普通的藏民,所以心里就越加的没有底。我有想过马上出去解释一下,可又怕他们听不懂我説话,最关键的是,我听不懂他们説的,所以我始终在犹豫要不要出去。

简短的时间内让我下这个决定,简直是太痛苦了,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看他们这个样子,是必要打开我这口棺材看看,到时就算我不愿意出去,也得出去了,仔细一想,心説,哎!还是主动出去吧,主动总比被动强,也许他们能听懂我説什么。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双手推在棺盖上,刚要打开,就看见泥堆里,探出一个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它根本没有固定的形状,一会很细长,一会又很短胖,身上都是泥巴,看不清具体是什么东西,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泥堆里的东西会动。

三个藏族人几乎是同时也看到了泥土的变化,他们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到了泥堆那边,我立刻打消了主动出去的念头。心想,也许我得救了,现在我该做的不是出去,而是躲在棺材里静观其变。

泥堆里的东西动了好一会,也没有彻底的从泥堆里爬出来。看样子那三个藏族人也不知道泥堆里面动的是什么,否则他们也不会直勾勾的站在原地不动。

虽然看不到这东西的具体样貌,但我也能猜到那是什么,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东西就应该是在上面,追着我的那个,至于它为什么在泥堆里

棺山夜行  第26章-杀不死

,恐怕是跟着我一起掉下来的,不过当时我却一diǎn都没感觉到有东西和我一起掉下来。

三个藏族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互相使了个眼色,就慢慢的朝着泥堆走了过去,刚走到泥堆边上,那东西就从泥堆里伸了出来。

我不知道那是它的头还是它的脚,总之突然间就从泥堆里伸起来一米多高,我虽然是在棺材里躲着,但看到这一幕,我还是被吓了一跳。伸出来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我开始怀疑它并不是被困在泥堆里的,而是故意在泥堆里没有出来。

想想看如此粘稠的泥堆,怎么可能一下就伸出来一米多高,即使能伸出来,也应该是一个缓慢的动作,而不会是这么快的速度,除非它有意隐藏在泥堆里。

我本以为那三个藏族人会吓的后退,可没想到他们竟然同时举起手中的弯刀,对着从泥里伸出来的东西就是几刀,也不知道是他们的刀快,还是原本那东西就不禁砍,几刀下去,那东西立刻被砍成了几段,顺着伤口往外流淡红色色的血水。

看着它从伤口处流下来的血水,再看一眼泥堆中的血色,我立刻有所感悟,这个东西是靠什么活着的,它是靠上面血地里的血水生存,因为它流淌出来的血水,竟然和泥堆里的血水一致,并且能融为一体。

它被砍成几段后,并没有出任何的声音,只是泥堆生了变化,泥堆从中间在不断的向外围摊开,像是有更多的东西在里面动一样。只是两秒钟不到的时间,它又迅速的从泥堆里伸了出来,还是一米多高,伸出来的部分刚好是被他们砍折的伤口,顺着整齐被砍断的伤口流淌着少许的血水。这一次伸出来的部分开始左右晃动起来,身上的泥巴都被甩了出去,露出了粉红色的皮肤。

可还没等我看清,那三个藏族人速度也是极快,对着又是几刀,伸出来的这一米多高还没晃几下就又被砍断了。被砍断的几块和第一次的那几块,落得满地都是。刹那间,地上那一片的龙岩石被血水所掩盖,虽説这龙岩石吸血,但如此之多的血水,估计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吸收进去。

被砍断的伤口并没有缩回泥堆里,而是又窜了出来,速度一次比一次的快,而且这回它竟然一下子伸出两米多高,刚才细长的身躯变得粗壮起来,最粗的地方直径能有十五公分。

这一次,倒是把三个藏族人吓住了,连忙向后退了两步,抬头去看伸出来的部分。三个人边看边在説着什么,想必也是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东西。不要説是他们没见过了,就连我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邪性的东西,被他们砍成了几段,不但没有死,竟然还能伸出来那么长。

看着又从泥堆里伸出来的这段身躯,让我不禁的联想到了蟒蛇,这个直径的身躯,和没有腿也没有手,光秃的身形,看起来倒是很像蟒蛇。但转念一想,又觉不对,虽然我观察也有一会了,可还没见它露出其它的部分,只是长长的身躯,説这东西是蟒蛇,又觉得不对,蟒蛇的攻击性能极强,不可能被这三个藏族人砍了这么久,还不进行反击,而且蟒蛇也不会轻易的被砍断,这么粗的蟒蛇鳞片的坚硬程度可想而知,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让我坚信它不是蟒蛇,因为到现在我还没看到它的头。

三个藏族人简单的交流了几句,立刻准备再次攻击,不过,他们已经没有最初的那种胆量和果断了。从他们的步法上看,刚才的果断已经被畏惧所战胜,想必他们已经在怀疑面前的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被杀死。

这就是人的心里,当第一次、第二次没有成功的时候,人就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没有这个能力。眼前的三个藏族人也是一样,他们已经怀疑自己可能杀不死这东西了,虽説手里拿着弯刀向前走,但两步的距离,他们却磨蹭了10几秒钟。

突然间,泥堆里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泥巴先是被搅动了起来,那感觉如同大海中的漩涡一般,然后就都被甩了出来,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三个藏族人竟然被甩出来的泥巴,打出去几米远。我藏身的棺材竟被泥巴打出了几个窟窿,有一块泥巴直接砸在了我的肩膀上,立刻就给我打倒在棺材中,这力道就好比是一个人正对着我打了一拳一样。

等我坐起来一看,泥堆已经没有了,那东西的原貌也露了出来,不由得让我感到大吃一惊。再一看,那三个藏族人,都跟傻了一样,躺在地上抬着头看向泥堆的方向。

甘肃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甘肃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甘肃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甘肃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甘肃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