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美百名运动员众筹参加奥运会平均筹4500

发布时间:2019-09-13 23:26:12 编辑:笔名

随着2016年里约奥运会接近尾声,也许有些运动员开始发愁,从里约到东京的下一个奥运周期,该怎么筹措自己的训练经费。但这些担心或许将不复存在。

相比往届,本届奥运会有更多选手借助了众筹的支持。据报道,仅美国就有逾百名有望在本届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的运动员通过众筹站募集到了近80万美元资金。

平均每位选手可筹得约4500美元

在此前的索契冬奥会上,众筹就成了运动员们获得资金支持的出路之一。运动员可以在GoFundMe和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站上发动项目,也包括去专 为运动员以及团队而设立的RallyMe、DreamFuel等众筹平台。

如在里约奥运会游泳男子50米自由泳决赛中夺得冠军的美国选手安东尼·埃尔文,就得益于DreamFuel众筹平台的资助。如果没有数百位粉丝的慷慨解囊,他恐怕连重返里约赛场的机会都没有。

在GoFundMe众筹平台上,有近百个项目都是帮助这些运动员和他们的家属前往里约或进行奥运前的训练。站上设有“里约之路”专题页,其中也不乏帮助其他国家运动员的项目。平均算下来,每位运动员获得大约4500美元的赞助。

美国十项全能运动员杰瑞米·塔伊沃在一场为期数周的冲刺活动中募集到最 多的资金,因而同时获得了GoFundMe颁发的1万美元特别奖金。GoFundMe的CEO所罗门透露,不仅运动员本人,并且越来越多的奥运选手家人也通过该站募款,以支付前往里约的差旅费用。有一位铅球选手的父亲靠运营优步约车谋生,因缺钱而无法前去里约观看儿子比赛。这个消息被其乘客得知并公布在GoFundMe上后,迅速流传开来。这位父亲也因此筹得了逾8000美元,得以亲赴里约现场观看儿子比赛。

与其他众筹平台上充斥着五花八门的项目不同,专为运动员和运动团体打造的筹款平台RallyMe,打开其官后只会看到运动类项目。正是由于像RallyMe这样的众筹平台的产生,才使得来自美国滑雪运动协会的运动员及俱乐部获得了来自全美超过百万美元的赞助。

分析人士认为,运动员以自身激励性的故事为脚本来获得赞助这种方式是可以接受的。DreamFuel创始人怀特表示,“人们认为我们是一家专注于奥运的站,其实并不是。我们想为青年人的运动带来一场革命,我们想帮他们摆脱过去的束缚,能为精英运动员带来新的收入来源。”

对于大多数运动员来说,众筹是一条非常艰难的路。RallyMe的创始人兼CEO凯瑞格表示,运动员们需要意识到,众筹并不等于捐款,并不能马上解决他们的所有问题,人们是真心希望通过自己的赞助能让这些运动员在免受经济压力下完成出色的表现。

“成功的路上没有捷径,运动员们必须从商业角度进行考虑。他们必须通过长年累月的‘招兵买马’来完成梦想。而不仅仅是‘嘿! 又到奥运年了,我们去筹点钱吧。’这么简单。”凯瑞格称。这些选手筹得资金后,通常会用作添置训练器材,处理日常开支,令他们能专心训练,部分人更会申请食物援助。

同时,这些众筹平台和运动员还必须严格遵守相关规范,特别是受到国际奥委会第四十条规定的限制。这套规范极其复杂,且备受争议,它禁止各家品牌和运动员们使用众多奥运专属的术语和图像,甚至在社交媒体上也不行。每次奥运会临近之际,运动员、非奥运赞助商们与美国奥委会以及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关系便会因此而紧张。正因为此,GoFundMe奥运选手页面里用“出战里约”替换了之前标有的“奥运会”一词。

美国奥运选手背后有辛酸

奥运会通过门票、赞助商及转播权可赚得数十亿美元收入,而运动员得到的却少之又少。根据一项针对田径运动员的调查显示,名列前十的运动员,每年只能挣到不足1.6万美元。《华盛顿邮报》 的一份近期调查报告更是指出,“美国的多数奥运选手都无法通过自己的专业维生。”

对于运动员来说,参加奥运是毕生梦想,奥运奖牌的背后不仅是荣耀,更多的是一部说不完的辛酸史。他们往往为了训练而被迫放弃工作,无奈训练器材、教练及出国比赛均花费庞大。如射击运动员每年要花上两万美元训练,马术运动员需花巨额寻找马厩、马匹及练马师,令他们难以负担,甚至要为生计筹谋。

很多国家都会用奖金鼓励运动员争取好成绩,例如印度向每位金牌得主颁发约16万美元奖金

,银牌及铜牌选手可获得12万及8万美元。而美国奥委会则明显“手紧”,金牌得主只有2.5万美元奖金,银牌及铜牌更只有1.5万及1万美元,并且****还要从中抽税近四成。此外,美国奥委会对运动员的支持也严重不足,2009年至2012年间,只有10.3%预算用于支持运动员。作为一个非盈利性组织,美国奥委会依赖个人捐款及赞助来支持旗下的运动项目和运动员们,多数情况下,只属于那些顶尖运动员———有可能夺得大赛奖牌的选手才会得到资金支持。

像游泳巨星菲尔普斯和跑道名将菲利克斯这样的选手自然能获得丰厚的代言合约,但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尤其是那些在奥运会赛场以外并没有获得过太多关注的项目。如1988年冬奥会花样滑冰季军德比·汤马斯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柔道铜牌得主伦达·劳西,退役后生活艰苦,前者宣告破产,后者则被迫卖车以换取生活费。

“博尔特、菲尔普斯、莱德茨基这类选手以及那些杰出的体操运动员理所当然能得到赞助商的丰厚合约,他们的花费也有各自的联盟来负担。”所罗门表示,“但普通的奥运选手则没有这种待遇。最顶尖的精英群体在这个国家可能有数十位,他们的道路非常平坦。但大部分运动员就是另一回事了。”

如通过众筹重返奥运会并获得金牌的游泳选手埃尔文,曾于2000年赢得了奥运金牌。随后他离开泳坛,玩起了乐队,同时周游世界,服用软性毒品……在怀特通过推特发现埃尔文时,他已经穷困潦倒,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虽然埃尔文当时正计划参加世界杯巡回赛,这也是通往奥运会的途径之一,但却无力支付相关费用,甚至到了打算先透支信用卡,寄望于赢回奖金来支付卡债的地步。

“我们发现在青年运动层面存在着严重的募款问题,而且99%的精英运动员都迫切需要收入。”怀特表示,“因此,我们没有怎么宣传,他们就蜂拥而来了。”这也许是美国越来越多运动员在众筹站集资的重要原因。

包头治疗精索静脉曲张方法
广西治疗精索静脉曲张医院
佳木斯治疗精囊炎医院
忻州好的妇科医院
北仑大港医院预约挂号